總會歷史及成立之沿革

榮譽顧問 周君鐸 撰

五六十年代,我們生活在殖民地上的僑民,生計大都朝不保夕,有能力被送上學的,我們要算是幸運的了,雖然有能力繳交學費,也必需節衣縮食,在每年只能買一雙(白飯魚)之布鞋而需要每周去加洗;加白油給予保護而發愁。怎麽也未想過將來會有機會再接受高等大學教育。

當時,港澳同是由殖民地政府統治,不但未有免費教育,而高等學府之大學亦在香港只有一間,一般學生是沒法入讀的,殖民地教育如是,中國大陸那時就更加沒有教育可言。幸好,中華民國的國民政府播遷台灣之後,奉行三民主義,普及國民教育及大學教育,迅速將高等教育連接世界不致脫節。僑務委員會更在美援之下積極招收世界各地之僑民回國升學,制定獎學金及各種優惠條件給予國外的青年華僑回國學習、升學及接受大學教育。這些青年學子除了學成本科之外,更能學到中國的傳統文化及美德,畢業後帶回僑居地發揚光大,這正是僑教的重要目的。

港澳地區當時由於殖民地之精英教育制度,家境富裕的年青學子可選擇出外留學,而留學台灣便成為一條吸引的升學途徑,此情形在六十至八十年代是為最高峯期,畢業僑生回港後成為一股龐大的力量,他們有立即回港就業,也有畢業再往外國深造後回港就業,他們投身於各行各業,服務本地社會,並傳揚中國文化,此一力量也是僑教的一個德政。

數十年來,畢業之留台香港僑生有數萬之衆,初期由於香港不承認非英聯邦學位,畢業僑生回港大多只能服務於私人公司機構,有鑒於畢業僑生需要互相扶持,早在五十年代已有校友聯誼會的成立,初期只是各大學自己校友之組織,後期便發展到各大學校友會與會的組織,成立一聯絡處,名為「台灣大專校友會協調中心」。

根據成功大學香港校友黃秉鈞學長的記述,在一九六七年(民國五十六年)間,國立臺灣大學香港校友會在九龍佐敦道附近設置會場,其他各校友會即使有會址亦不算很有規模,甚至亦有借用其他社團地址為通訊處。當時在香港地區服務之朱集禧先生,非常關心畢業僑生在港澳生活及聯繫就業問題,總感覺在台畢業回港之校友雖然有五間校友會成立,但苦無固定會所是件最遺憾的事。

後來,香港中國文化協會同意將尖沙咀海防大廈七樓四座提供給各校友會長期辦公,其他未成立校友會之大專院校聯絡人亦經常使用該址處理公務。會所接收過來後,曾耗花一筆鉅大費用裝修及購置辦公室設備,此筆費用乃來自各校友會向校友募捐。

為了聯繫校友,各校友會活動開始頻密,而畢業返港之校友亦越來越多。對聯合會所只設「值理」,在組織及功能上是不足的。經多位學長、長輩再三研究,認定要有一個組織,並以無形的、服務性的、聯合的、協調的、各校友會地位平等為基礎。經過多方的構思籌劃,成立一個「協調中心」,定名為:「台灣大專院校香港各校友會聯合服務協調中心」,宗旨定為:「本中心以聯絡台灣大專院校留港各校友間之團體友誼,本互助合作之義,以促進福利,推廣權益為宗旨。

一九七五年(民國六十四年)二月二日,各校友會代表通過組織細則,正式成立「台灣大專院校香港各校友會聯合服務協調中心」,以無形的而以實際工作聯繫各校友會。(黃秉鈞學長的記述刊載於《國立成功大學創校四十周年紀念特刊》,文章名為<我與協調中心>)

協調中心的成立是以聯絡校友,服務校友及互相扶持為宗旨,會務之打理由當時十數間大學校友會會長輪值主持,會務經費則來自各校友會繳交的會費。協調中心的成立,得到校友們的確認,並迅速成為每年畢業回港校友們工餘的另外一個家,更得到僑委會的肯定,授權各校友會會長作為各校友領取入台證的有效擔保人,當然,相關的費用亦由校友會代收,以作為會務經費。

其後,畢業校友每年不斷增加,協調中心繼續壯大,進而參與輔助每年之台灣大專院校在港之招生活動,幫助僑委會及教育部在港之招生工作,諸如舉辦教育展覧、升學輔導,關懷及探訪在學僑生,進而舉辦就業輔導等等。然而,協調中心始終是一個過渡性組織,一個會員眾多、會務繁重的組織,確需要由一個正式註冊的團體去負責,於是各校友會負責人便開始籌劃總會的成立。 九十年初,推舉成功大學香港校友任善寧開始起草「總會」章程,其後經過多次商議及討論,各留台大專校友會終於全體通過成立 「台灣大專香港校友會總會」並用有限公司形式註冊,並於一九九三年七月開始一屆會務運作,並選出中興校友陳良楫及政大校友丘沛民分別出任第一屆會長及理事長。

基本上校友總會之結構,是由各留台大專院校之香港校友會為當然的團體會員,每間團體會員各自派出代表兩名,分別進入總會之董事會及理事會,兩會互選產生會長及理事長,每一屆任期兩年,可連選連任一屆,公平嚴格執行。由於每屆能夠被選派「入局」的校友都是各校友會的會長或資深負責人,進入總會後利用總會之資源,便更加能夠發揮出其領導及團結校友的能力,進而為全體校友服務。

由於總會的宗旨及立場堅定、組織嚴謹,已被視為在文化界上之最大民間團體之一。總會能夠自組力量,利用僑教的裨益,在僑居地服務社會,傳揚中國文化, 此乃僑教成功的明證,不單止在香港,並且已植根於東南亞其他國家。

現時,留台僑生廣遍世界,除了每個國家、地區有校友會組織之外,還有東南亞留台校友聯誼會及世界留台校友聯誼會的成立,每兩年一次由各地校友會輪流主辦,每次參加者衆,可見由僑教孕育出來的校友連心,已是跨國界及跨世紀之事了。

「台灣大專香港校友會總會」可說是在政局動盪中成長,其中包括九七回歸及台灣執政黨輪替,不單帶來了考驗及印證了總會的堅定立場,並且令「總會」的地位更臻穩固。

九七回歸為校友們帶來憂慮,一是僑民身份從此改變,僑生因而成為留台的大陸地區港澳生;二是以右派社團見稱的「總會」,於回歸後地位可能出現改變。於是總會在一九九五年起,由會長丘沛民及本人(總會理事長)向台灣及北京作出商討及求證,結果成功地得到雙方的保證:

一、台灣頒佈港澳生來台升學方案,由陸委會分發,來台後原則上與以前一樣,同樣得到僑委會及教育部的支助及關懷。

二、在一九九七年初,會長丘沛民帶領校友訪京,除了與北大、清華及師大作文化交流外,又訪問了港澳辦、教育部等政府部門,提出校友們的憂慮,例如海外生畢業後在港地位、社團問題、黨籍問題,這些都一一得到圓滿答覆及保證:在基本法之下,一切不變。

總會的努力,終於得到校友及各方之認同,在九七回歸那一年之雙十慶典,台灣駐港代表鄭安國特別邀請本人(總會理事長)出任當日大典之大會主席,總會的地位備受重視。

由於台灣之大學相繼普及化,以前的專科學院亦紛紛升格成為大學,為適應畢業校友之要求,遂於第八屆亦即二零零九年,由會長麥業成及理事長曾憲權提案,並通過將總會改名為 「台灣各大學香港校友會總會」。


 
©2013 HKFTUA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